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87822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政權交替下的國務院

作者與前國務卿柯瑞(中)合照。(張蓉湘提供) 作者與前國務卿柯瑞(中)合照。(張蓉湘提供)
國務院簡報室盛況空前。(張蓉湘/攝影) 國務院簡報室盛況空前。(張蓉湘/攝影)

3月7日,美國國務院舉行了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之後的第一場媒體簡報。簡報開始前的一個小時,除前三排已經被保留給幾個主流媒體以及外電通訊社外,簡報室座無虛席,一側擠滿了攝像機;許多記者沒有位置坐,只能站著。

印象中這種「盛況空前」的場景,還是國務院簡報室多年來的第一次。

代理發言人馬克托納在開場白裡說,回到簡報台的感覺真不錯。他接著宣布美國國務卿提勒森在就任之後,首次對亞洲的出訪行程,3月15日出發,19日返回美國,訪問日本、韓國以及中國。

托納從民主黨政府時期就擔任副發言人,他是職業外交官,儘管兩黨輪替,他不必和國務卿同進同出。這也並不是他第一次經歷政權轉移。

從簡報室走回記者室,經過那道長長的走廊,牆上空空蕩蕩。這片牆原本掛滿前國務卿柯瑞(John Kerry)以及其他高層官員對外出訪,或者與外國領導人見面的放大照片。

上次簡報是在1月19號。那次簡報結束之後,我在回記者室的途中,碰到一位負責難民事務的官員。當時她眼眶紅紅地盯著牆壁上一幅框起來的照片出神。

那張照片是一位主管移民和難民事務的高層官員幾年前訪問非洲,和當地一個難民營孩童的合照。

「那次訪問有好多難忘的記憶。這幾天跟幾位政治任命官員喝咖啡,他們打算在卸任之後把幫助難民當成志業,繼續推動美國對外援助。」

這位官員是職業外交官,在美國總統川普就職之後,還是繼續在國務院工作,不必和卸任的前國務卿柯瑞同進同出。

前國務院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卸任前的告別記者會上,柯瑞帶著他的拉布拉多犬——班(Ben)來到簡報室,感謝柯比以及跟隨國務卿專機出訪的媒體。柯瑞說:「謝謝你們。過去幾年來,我們累積了交情。多次出訪,我們累積了一百四十萬英里,訪問了91個國家,和許多國家領導人通電話,總共將近3700個小時。我對整個國務院的團隊,充滿謝意。」

柯比一度哽咽:「我真的會很想念你們。」

「有時候外國領導人的一個字就能決定一筆微妙的交易,無論是挽救美國人質、改善人權,還是提倡貿易。」柯比強調:「這些都需要外交技巧。」

他謙遜地說,多虧新聞辦公室主任伊麗莎白‧特魯多(Elizabeth Trudeau)幫忙掌握全球大小事,自己在台上講話才「有料」。特魯多每天灌下10罐健怡胡椒博士(Diet Dr. Pepper),她總是精神抖擻。

我在國務院工作,以及幾次跟隨柯瑞專機採訪,看到許多充滿人性的小故事。

柯瑞訪巴黎不進羅浮宮 只為帶太太參觀

柯瑞每次到巴黎參加國際會議,總是下榻羅浮宮附近的巴黎洲際大酒店。去年夏初,巴黎以地主國身分主辦了中東事務外長級會議。會後我們幾個隨團記者以及隨團幕僚,在洲際大酒店幫柯比慶生。當時他說,好幾次到巴黎,他都不進羅浮宮。原因很簡單,也很羅曼蒂克:因為他要等有時間,和太太一起去參觀。所以柯瑞卸任之後計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帶著太太去巴黎羅浮宮。

回顧國務院近年來的歷任發言人,從莎琪(Jen Psaki)之前的盧蘭(Victoria Nuland),盧蘭之前的菲利普·克勞利(Philip J. Crowley),到麥科馬克(Sean McCormack) 以及包潤石(Richard Boucher)等等,都是文職官員,相較之下,柯比擁有海軍少將的職銜,又曾經擔任五角大樓發言人,是近年來比較少見的。

1月5號,柯瑞舉行告別記者會。當時問第一個問題的,不是依照慣例讓美聯社記者李馬修(Matt Lee)發問,而是保留給隔天要退休的薩瓦廣播電台(Radio Sawa) 資深記者薩米爾‧納德(Samir Nader)。

這是對資深媒體人的尊重。幾十年來,納德從華盛頓報導歷屆美國政府的中東政策,足跡踏遍白宮,五角大樓,以及國務院。

「我可是和你同進同出啊!」納德開玩笑地告訴柯瑞。

前一陣子,各家美國媒體常駐國務院的記者們在記者室(Bullpen)為包括美聯社與路透社在內的同業送舊迎新。歷任發言人以及主管不同區域的新聞官都來送行,順便和記者們聚會。

盧蘭念母親告別信 送別資深記者

印象最深刻的前國務院發言人盧蘭在大家為路透社資深記者阿爾沙德(Arshad Mohammed)的送行會上,以英國腔,念出自己母親寫給阿爾沙德的告別信。

盧蘭的母親是英國裔,在女兒擔任發言人之後就天天看國務院例行簡報。她對阿爾沙德的英文造詣以及溫文儒雅,讚賞有加。有次生日她老人家到美國華盛頓旅遊,特地到國務院和偶像見面。

「親愛的阿爾沙德……」盧蘭唱作俱佳,把母親的景仰和愛慕表露無遺,惹得大家笑個不停。

「一個理想的大使和一個理想的特派員有許多共通的特質,他們都擁有鞭辟入裡的寫作造詣。」

「報導外交事務的特派員可以說是美國公眾的無任所大使。他不僅為上司,也為整個大眾報導。他提供了事實,報紙根據這些事實寫成社論和新聞報導,它們也讓讀者形成自己的意見,因此給華盛頓帶來壓力。」(作者為美國之音派駐國務院記者)

柯比引述1948年史丹佛大學教授湯姆斯‧貝利(Thomas Bailey)在" the Man in the Street"一書中的描述,作為送給媒體朋友們的告別感言。(作者為美國之音派駐國務院記者)

簡報前一個小時,前三排座位全部被保留。(張蓉湘/攝影) 簡報前一個小時,前三排座位全部被保留。(張蓉湘/攝影)
在國務院前發言人柯比的告別簡報會後,與他合照。(張蓉湘提供) 在國務院前發言人柯比的告別簡報會後,與他合照。(張蓉湘提供)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