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87821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中年經緯線》總統圖書館

到胡佛研究院看蔣介石日記,還要簽下同意書。 到胡佛研究院看蔣介石日記,還要簽下同意書。
胡佛研究院保管蔣介石日記,對於參觀程序十分慎重。 胡佛研究院保管蔣介石日記,對於參觀程序十分慎重。

2014年夏天,我到胡佛研究所讀《蔣介石日記》,專門固守該日記所有收藏的單位,把關嚴格,除了要寫切結書,還禁止穿戴任何有口袋的背心或外套,也不能攜帶皮包、相機或手機,所有文件不能影印或錄像,只能徒手抄錄。我尊重蔣家後代和管理單位對原始史料的保護之意,可是我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國民,一個愛讀史料、愛看毛筆寫日記的普通人,我不是賊呀!

胡佛研究所對《蔣介石日記》所設下的保護,周全而細密,讓人印象深刻。前陣子,國民黨因當產被凍結,付不出黨工薪資而裁員700人,名單之中,包含年輕優秀的黨史館館主任。適逢美國前後任總統交接,AIT美國在台協會官網公布卸任總統檔案的管理。我不禁擔心起台灣在總統文獻及檔案的管理。

1920年之後,美國歷任總統,也就是第三十位美國總統之後,都會在任期尾聲或卸任後,開始透過基金會或相關民間機構,開始籌建以自己名字為名的專屬的「總統圖書館」,地點就設在每位總統自己的家鄉或踏入政治界的起源地。譬如,小布希總統圖書館在德州達拉斯,柯林頓總統在阿肯色州小岩城,老布希總統在德州卡城 (又城稱大學城),雷根總統在加州西米谷,卡特總統在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

「總統圖書館」這個概念,首先由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在1938年提出、並在兩年後付諸實行,在此之前的歷任總統,任內的的文件手稿和私人信件、筆記、書籍、各國元首致贈的紀念品等等,都由各種民間機構收藏,甚至遭收藏家拍賣。於是,大批流落民間的「骨董」,因不當保存,不斷遭到損毀或遺失。經過數十年醞釀,政府與國會取得共識,美國國會在1955年通過《總統圖書館法案》,將民間和私人募款建立的總統圖書館納入國家檔案局(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的管轄,從此,政府資金和管理權介入總統圖書館的經營,不但有效保存未來的骨董與史料,也為日後私人募建、但受政府管理的總統圖書館立下法源。

擁有總統圖書館最多的州,是東岸的維吉尼亞州,包含開國總統華盛頓、《美國獨立宣言》主要起草人傑佛遜總統、和首先提議設立「國際聯盟」卻造參議院否決的威爾遜總統,這些都是近代史料學者或研究機構四處奔走、募款、蒐集而成立,維州擁有三座總統圖書館,主要因為開國前期,維州旁的華府是首都和政治中心的地緣關係,再加上向西的其他州,當時並未開化或正式加入美國聯邦政府的因素。東岸的麻塞諸塞州,也有三座總統圖書館:第六任的亞當斯總統、第三十任的柯立芝總統(John Calvin Coolidge)、第三十五任的約翰甘迺迪總統。

美國立法保護歷任總統的文件手稿和私人信件、筆記、書籍、各國元首致贈的紀念品等等,因為這些資料文獻等等,具備政治、外交、軍事、甚至國防安全等等之重要意涵,必將成為日後專題研究的依據,更別說,保存這些文獻與史料所肩負的歷史、文化、乃至周邊附帶的觀光意義與價值。

反觀台灣,歷任總統文獻,如何保存?可有法源保護?

台灣於1999年制訂並公布「檔案法」,成為國家檔案管理的法制依據。2001年成立檔案管理局,原隸屬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兩年後,改隸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並更名為「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其官網上,可以找到包羅萬象的服務資訊,除了法規研修、檔案管理推動、還負責國家檔案的移轉和提供人民查詢服務等等。就檔案管理的角度,台灣嚴然已具備先進國家保戶檔案的法制與機關。

然而,總統府之下,也有座直屬的「國史館」,負責修纂國家歷史和文物,包含總統文物。那麼,「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和「國史館」,如何區分彼此的工作?有無重疊或遺漏?歷任總統的文件手稿和私人信件、筆記、書籍、各國元首致贈的紀念品等等文獻,究竟應該由哪一個單位專職管理?再者,在黨國不分的年代,國民黨的「黨史館」典藏大量左右國家近代歷史、甚至機密的文件,這些文件是否該受「檔案法」的管轄與保護?還有,在冷戰時期成立的第一個智庫「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那座落在山腰偏僻處的圖書館裡,零落的擺滿兩位蔣總統以毛筆書寫的手稿、筆記和公文批閱等等,這些是不是也該受「檔案法」的管轄與保護?

如果,這些在台灣國內的總統文獻,都無法有系統的整合管理,那麼,將來人民如何期待政府能跨海協商追回海外的總統文獻?譬如,由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保管的《蔣介石日記》,據說,胡佛研究所還有婦聯會的資料呢!

如果無法有系統的進行總統文獻檔案的整合搜集和妥善保存,那麼,「檔案法」與「檔案管理局」,形同虛設,不過是圖個先進國家的膚淺虛榮罷了,毫無作為可言。

2015年,前總統李登輝先生的基金會,奔走多年後,終於在新北淡海重劃區選定李總統紀念圖書館的預定地,後因媒體與政論名嘴影射李登輝基金會涉及圖利並有政治意圖,於是基金會董事會決議停止該「BOT案」。在台灣,多起BOT建案或政府和民間的BOT合作案,都因貪污舞弊,讓BOT一詞成為爭議的代名詞,實在讓人遺憾。

就喜愛閱讀的角度而言,我不知道,台灣的總統圖書館是否值得期待。在美國,參觀總統圖書館,我這個外國人是「參觀」,但是,在台灣,我不再只是參觀,如果台灣的總統圖書館不能藉著豐富的總統私人收藏資料、讓人民在知識上提昇、在視野上拓展,而只是淪為展示和炫耀、或一味的為自己歌功頌德,那麼,這樣的總統圖書館只需要租賃個長期的展覽廳即可,並不需要投注大批經費與人力來管理。

問題是,台灣歷任總統邁入第十四任了,有哪幾位總統是閱覽豐富、藏書浩瀚呢?

羅斯福生前的辦公室。(美聯社) 羅斯福生前的辦公室。(美聯社)
位於紐約長島的羅斯福總統圖書館,是政府設立的第一座總統圖書館。(美聯社) 位於紐約長島的羅斯福總統圖書館,是政府設立的第一座總統圖書館。(美聯社)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