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87293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經驗談》女護士為男病人洗澡

女護士為男病人擦藥。(本報資料照片) 女護士為男病人擦藥。(本報資料照片)
作者認為,由性別相同的護士幫病人洗澡,可避免性騷疑慮。(本報資料照片) 作者認為,由性別相同的護士幫病人洗澡,可避免性騷疑慮。(本報資料照片)

中風病倒後,住院期間由女護士為男病人洗澡。作為華裔男性,由於傳統觀念作祟,總覺得由女性在身上洗洗擦擦,感到有些彆扭。

★幫病人洗澡 無分男女

中風後,我入住兩個醫療單位進行復健,由實際作業來看,護士為病人洗澡時,是不問護士和病人性別的。每天早晨,護理站為每一個病人分一個護士,負責病人當天的護理需要,基本上輪流分派,不論性別。所以,病人每天分到的個人護士,有時是男,有時是女。但是,病房還有個規定,每星期要為病人洗一次澡,把病人用輪椅推到專用的洗澡間,進行淋浴。

從進到洗澡間,到洗畢離開,為時約20分鐘。護士在洗澡間外面的更衣間,為病人脫去所有的衣服,包括內衣褲,必要時還要讓病人上廁所。在護士幫助、扶持下,用步行扶手(Walker)讓病人跨步到隔壁的淋浴間,用蓮蓬頭把已調好溫度的熱水對病人從頭到腳反復噴水,濕透後用粗毛巾和有香味的沐浴露,用力往全身各處擦洗,包括頭髮、顏面和會陰部,但不觸及外生殖器。這時,護士會遞上一條毛巾,也不說任何話,只是向私處指一下,然後退出淋浴間,站在更衣間門口,看著病人,以防跌倒。但是,其意圖很明顯,就是讓病人自己清洗私處。

約兩三分鐘後,護士回到淋浴間,繼續洗洗擦擦,直到護士認為已經洗夠。最後便是用很大一塊乾毛巾裹住全身,並且幫助病人把全身抹乾後,扶病人走出淋浴間,到更衣間算是結束。衣服穿上後,護士問病人,要不要幫忙剃鬍鬚。如果說Yes,便立刻開始抹上剃鬚膏;否則仍然坐輪椅推回病房。在這整個過程中,很少交談無關的事情。

至於女病人,是否也由當天的護士幫忙洗,有無男女之分,我不清楚。很難想像,即令是老人居多,女病人會由男護士幫忙洗。

★一絲不掛 難免性幻想

在與人隔離的洗澡間內,與女護士單獨待上20分鐘,尤其我全身一絲不掛,任她在全身各處洗洗擦擦,甚至貼近私處,感到很不自在。但我深知,在醫療領域裡,男女性別是沒有禁忌的。不是有婦產科男醫生給產婦處理分娩事宜嗎?

可是,從我的經驗和體會來看,除非萬不得已,還是以區分對待為好,盡可能由性別相同的護士幫病人洗澡。

每個人,不管是常人或病人,都首先是人。人是有性的意識的。即令上了年紀,也不例外,至多只能說,其強弱也許不同。但是,人在性幻想中,具有行為失控的危險,尤其男人,更不可預測。

★避免爭議 分性別較佳

現在,為了洗澡,必須讓全身各處暴露給一個異性護士,生物本性可以受到一定的壓抑,但不會完全銷聲匿跡。性幻想只保留在腦海中,不會讓外界覺察。因此,在感到「害羞」的同時,是否也有其他感覺?因為在極端的情況下,除偷窺狂之外,還有暴露狂,他們都是性變態之屬。

筆者在七○年代大陸下放湘西農村期間,看到一個女病人控告男醫生性騷擾的法律案件。這位男醫生獨自一人在門診的診室為一個女病人作婦科檢查。事後,女病人指控醫生姦污她,熙熙攘攘很鬧了一陣子,經過對檢驗床高度的測量,認為男醫生任何體位都難以完成性交的動作,性騷擾案件未能成立。

假若在女護士為男病人洗澡的情況下,護士或病人任何一方指控另一方有性騷擾,如何判斷?沒有第三者在場,他說他的,她說她的,相信誰對?所以,性騷擾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只是證據難求。為了防止犯罪,不給犯罪分子鑽空子,或品行不端的人,利用漏洞遂行其無恥的勾當,醫院當局何不作一簡單規定,只允許性別相同的護士為病人洗澡。這樣實行,技術上並不難。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