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860799/article-link/

首頁 名家專欄

【許雅寧專欄】美國名校教授給高中生的建議:「想要學校錄取?寫封有靈魂的自傳」

(圖/聯合新聞網) (圖/聯合新聞網)

紐約的冬天天寒地凍,今天外頭大雪紛飛,路人全身羽絨厚大衣裹得緊緊的,在雪地中蹣跚蝸步。但是我辦公室的暖氣開得太強了,不但了無寒意,整個人反而被烘得很不舒服。

我手裡拿著一疊厚厚的新生申請文件:「這一季的新生遴選審查又開始了。」過去七年我任職於雙語研究所,在一整天的開會、見學生、寫研究報告和備課之後,其實已經很累了。但是,在那麼多的工作項目當中,我把遴選新生看成是一件非常重要且神聖的事情──因為這關係到很多學生的前途。

自傳和讀書計畫比考試分數更重要

大家都知道,美國申請大學或研究所要看很多的東西:成績單、老師推薦信、入學考試成績(SAT)、課外活動、自傳還有讀書計畫等。申請哥倫比亞大學的學生,基本上成績、老師推薦信、考試成績都很優秀,看不出來主要的差異。美國的教育精神──也是我的信念──是綜合性的評量每一個學生。冷冰冰的分數絕對無法代表一個孩子。

所以,其實在審查教授的眼中,學生的讀書計劃和自傳,是最能看到學生特殊點的文件,所以我也總是先從這方面來瞭解每位申請者。

「哥倫比亞大學聲名遠播,學術地位崇高,所以我決定申請哥倫比亞大學......」

「我今年剛從大學畢業,主修語言,希望繼續到哥倫比亞大學教育研究所深造......」

「我熱愛教學,希望將來當個好老師......」

我又繼續讀了幾篇,基本上內容都大同小異。

而這幾篇,恰巧都是來自亞洲的國際學生申請函。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亞洲學生寫的內容幾乎都是一樣的。

亞洲學生的自傳,通常都是先自我介紹,然後很恭敬的把學校稱讚一番,接下來陳述自己的理想,最後再強調自己的申請決心。四平八穩,不是有錯,而是沒有靈魂,看不到「我為什麼想唸哥大?」,而這是我最想知道的理由。

反過來說,美國學生可能成績不如亞洲學生亮眼,但他們的自傳和讀書計劃往往讓我眼睛一亮,吸引我繼續讀下去,引人入勝的程度有時甚至讓我欲罷不能,看完後,文章的畫面有時還會在腦海中停格好幾天。

我覺得美國學生自傳的「好看性」是來自他們的生活經驗,美國學生的申請函總讓我覺得生機無限,欣欣向榮,百花齊放,題材也很多元,可以簡單到談和家人去逛街的小故事,也可以是同年少見的一些生活經驗,不論是哪個走向,都能很清楚,很真誠的呈現自己。

比如說,哥大的雙語研究所著重「社會正義」,很為移民家庭的語言文化權發聲。我看到其中一篇美國學生自傳:

「今天,我三年級班上的Mary又缺席了,這已經是連續第五天她沒有來上學了。我在大學畢業後,在這所弱勢家庭居多的學校工作4 年,這樣的孩子是常態。要是我是Mary,英文跟不上,沒有朋友,老師也覺得我拖累大家進度──我也不想來上學啊......」接下來,她列舉更多切身的經驗,自己成長的省思,她對碩士班的期待等等。

她的論文因為實際工作經驗而內容豐富,也顯示她對我們系上的瞭解,和自己的成熟度。

亞洲學生的自傳和讀書計劃平淡無奇是誰的錯?不完全是學生的錯。

美國的教育強調空間,讓孩子一路探索,一路嘗試,沒有框架,沒有標準答案,只希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

亞洲學生基本上生活經驗都非常雷同,因為教育體制還有父母的過度保護和不願放手,剝奪了孩子成長應該有的探索期,強調教育目地的一致性,標準化,在這個體制下培養出來的孩子,就像工廠大量製造下的產物,規格相同,符合規定,但是沒有特質,想法,靈魂。很多亞洲學生申請哥大,往往只是因為這是一所長春藤學校,並不知道哥大和哈佛教育系有什麼不同?可能也更不清楚自己到底哪些特質適合當老師、為什麼唸教育。在自己都不清楚的狀況下,自然自傳不能打動閱人無數的老師。

這一點,在課堂的表現也很明顯。我在哥倫比亞大學教育研究所給學生上課的時候,總注意到一件事——那些眼睛發光的學生通常是美國學生。亞洲教育體制下出來的學生,眼神感覺上總是茫然居多。這個跟語言障礙沒有關係,而是美國學生在經過長期的探索自我後,到了研究所階段,非常了解自己的方向,爆發力驚人,後勁無窮。但是很多亞洲研究生到了研究所時,才有機會在美國的教育體制下自我探索。還願意,也有勇氣自我省思探索的人還好,但是很多亞洲學生因為錯過了應該在發展階段經歷的摸索期,已經失去探索需要的那股勇氣,甚至也失去了放棄錯誤的勇氣,於是,很多繼續在求學甚至人生的路迷失下去。

每年九月開學不久,都有亞洲研究生到我辦公室掉眼淚。

「老師,我根本不喜歡唸英文!」

「老師,我從來就沒有想過我喜歡什麼!」

「老師,我現在怎麼辦?已經申請到哥倫比亞大學,不唸不是很奇怪嗎?我要怎麼給家裡交代?」

亞洲考試取向的教育體制,讓很多孩子從小只曉得埋頭唸一堆自己也不曉得為什麼要唸的東西,準備很多沒有意義的,大大小小的考試,沒有認真思考自己的方向和興趣。我的亞洲學生中,有的勉強痛苦唸完,交差了事,畢業後,立刻轉行,也有的患了嚴重的焦慮症、憂鬱症。

所以,每年我都會在亞洲新生一進來時,就開始進行「勸退」。

我說:「你們要是不喜歡我們雙語研究這個項目,趕快轉走!」

我的亞洲學生們:(睜大眼睛,不敢置信)

有人吞吞吐吐:「......老師,妳這是在試探我們的忠誠度嗎?」

我成功的勸退了幾名學生。這是我的驕傲,因為我在帶領他們去傾聽自己心裡的聲音。

我一邊繼續讀著這些一篇又一篇的申請文稿,心裡很有感觸。

電話鈴突然響了:「許老師,我的孩子想要申請哥倫比亞大學,想請問妳自傳和讀書計畫要怎麼寫?」

對著電話,我倒吸一口氣。

我真心的回答:「讓孩子好好的探索自己,就會有好文章。」

電話的那頭沈默了幾秒,有些錯愕。

我又重複了一次:「真的,讓孩子好好的探索自己,就會有好文章。」

探索自己的意思是要讓孩子找到發自內心想要做的事情,若是你的孩子還沒有這樣的熱情,我建議父母能做的只有等待,大膽放手給他們空間時間,你太過焦急幫忙安排妥當的人生,到最後孩子還是茫然。有的孩子還可以「後知後覺」,在成年後努力扭轉人生,但是很多孩子一輩子便在「不知不覺」中漂泊著。

放手的例子如暑假的安排,孩子的暑假要聽孩子的想法,不要把暑假當成是學期的延伸或是先修班,孩子需要放空來尋找自己的興趣、初衷和靈魂。還有,工作經驗能夠讓孩子成熟。所以,我建議大學畢業後不要立刻唸研究所,應該工作幾年,累積人生經驗和對自己的瞭解。事實上,美國大學研究生在唸研究所以前,多數都有工作經驗,再回來唸研究所時,都非常確定自己的方向,唸起來士氣如虹,勢如破竹,唸得又好又快。

電話草草結束,我又埋首於那一疊看不出靈魂的申請函,外頭的雪,已經停了,我辦公室的暖氣還是太強,但是,不知為什麼,我反而覺得冷了起來~

 


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育研究所教授 許雅寧

畢業於台北市立北一女中,中山大學外文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英語教學碩士及雙語教育博士研究所,目前為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育研究所教授。 許教授專精英語教學,閱讀教學及雙語教育。除了學術理論,許雅寧教授擁有多年美國公私立中小學英文實務教學經驗,對於美國及亞洲地區的雙語教育皆有深入瞭解。除了教育領域,許雅寧教授擁有文學及金融管理背景,曾任美國會計師並持有美國會計師執照。

臉書粉絲專頁:雅寧心教育
微信公眾號:雅宁心世界(hsuyaning)
微博:雅宁教育心思维
知乎:雅宁心教育
Email(商業合作業務/讀者來信):hsuyaning@outlook.com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