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www.worldjournal.com/480704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專題》金佩良 獨腳雞彩鳳迎春

金佩良現代水彩畫作「金雞報喜」。(記者許振輝/攝影) 金佩良現代水彩畫作「金雞報喜」。(記者許振輝/攝影)
金佩良現代水彩畫作「彩鳳迎春」。(記者曾慧燕/攝影) 金佩良現代水彩畫作「彩鳳迎春」。(記者曾慧燕/攝影)

今年是金雞年,紐約畫家金佩良創作「金雞獨立」、「金雞報曉」、「彩鳳迎春」、「彩鳳報喜」及「飛鳳在天」等畫作。他的生肖畫富中國元素,以他擅長的中國傳統水墨,融合西方抽象與超現實畫風,畫中跳躍音符,令人有如聆賞一首交響樂旋律。

金佩良繪畫時,擅用中國書法的篆、草、楷、隸書,如「金雞獨立」畫作,他在公雞的胸脯,用篆書畫了一個「福」字,並以草書「雞」字為架構,然後疊加花型,中間是牡丹花,左右兩側是牡丹葉作圖案和梅花,背景是以新年最具代表性的中國紅、玫紅和中國黃為主,巧妙搭配顏色,從檸檬黃、石綠、橙色,過渡到棗紅、藍、深紫等,色彩繽紛多元,給雞身增加立體效果和喜氣。畫面構思獨特,主題鮮明、簡潔、突出。

他筆下的雞,都只有一隻腳,在在顯示金雞獨立、鶴立雞群、出類拔萃的架勢。他說,獨腳雞是寓意新移民到了一個陌生國度,舉目無親,只能靠自己獨立才能掙扎求存;另一方面,腳小更顯窈窕身材。他畫的生肖雞大多是公雞,唯獨一幅「彩鳳報喜」,畫的是一隻正在孵蛋的金雞母,雞的下半部由一個個橢圓形的「雞蛋」組成,非常寫實,形象生動。

另一幅「飛鳳在天」,宛如一隻展翅欲飛的鳳凰,他說古代喻雞是彩鳳,有道是「舊巢共是銜泥燕,飛上枝頭變鳳凰」。

金佩良生肖畫的另一特色,是以花來輔佐畫作效果,他說中華的「華」字,即是「花」,「華」的甲骨文像一棵樹上滿是花枝。他指著家居客廳掛著的一幅馬年生肖畫說,一如這匹小馬,他以粉紅色的百合花襯托,代表少女情竇初開的純真自然,效果立竿見影 。

金佩良說,他構思作畫時,感情完全投入,喜愛其畫作者,都說從他畫中讀出音符,就像在聆聽一首交響樂,令人回味無窮。他估計,畫中有音符,可能跟他練過十多年小提琴有關。

金佩良是於2011兔年開始,以書法融入繪畫的創作方式,為兔年生肖作畫。龍年曾應邀為世界日報設計「彩龍迎春」桌曆。

金佩良運用其國畫、書法、篆刻、油畫、水彩和平面設計的藝術背景於一體,收集並參考中國數千年來傳統藝術如窗格子、石刻、木刻、剪紙、刺繡、壁畫、青銅器、陶瓷等傳統民俗之大成,融合現代歐美畫風,以2000多年前中國秦代的大小篆體字,結合過去五、六十年來歐美各種繪畫表現手法,充分表現早期黃河流域一帶的中華傳統文化,如過年扭秧歌、踩高蹺、對聯等,把這些元素帶到21世紀,古為今用,並融合水彩、國畫、工筆、書法、寫意和平面設計,表現中國新年的喜氣洋洋、熱鬧繽紛和民俗色彩。

他指出,今年是雞年,其系列生肖畫沿用中國古漢字與現代色彩,呈現多樣又豐富的彩繪。為了讓年味更濃厚,他應用18種顏色,包括朱紅、大紅、橘紅、粉紅、黃、藍、綠等,構成不同色塊。古字「雞」的篆體字隨著雞的造型而流動,形成特有的線條。

金佩良說自己是「慢工出細貨」,一幅生肖畫作約需時一月才能完成,很多弧度都是他一筆一畫一絲不苟用鉛筆勾勒而成。他說:「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我比較注重畫作效果和品質,不大追求經濟效益,但是我相信好作品還是會吸引好的收藏家。」

近年他一年有三個月用來創作生肖畫,另外九個月忙於創作水彩風景畫,參加藝術展及醞釀靈感。他的畫作獲美國許多主流人士和熱愛中國文化的各族裔收藏家歡迎,「登上大雅之堂」。他喜歡參加藝術展,因為可以跟他的買家有面對面交流的機會,讓他了解買家為何喜愛購藏他的畫作的原因,成為鼓舞他創作的原動力。

他強調,在藝術的道路上,他追求一幅畫就是一首詩,達到「畫中有書(法),書中有詩,書中有畫,畫中有詩,書中有書」的藝術境界,古為今用,洋為中用,雅俗共賞。

金佩良少時跟隨名國畫家丁玉學習傳統國畫,並學習小提琴十多年,打下良好藝術基礎,爾後在吳派大師曹簡樓門下學習大寫意並專研金文、石鼓篆刻及古典文學詩詞,前後十多年,深得吳派及海派畫風精隨。1985年起應邀赴日本、德國等地舉辦個展。1987年進入德國杜賽爾多夫美術學院研究現代美術,1988年轉赴美國學習平面設計,自國際著名的服裝與藝術設計學府紐約時裝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簡稱FIT)畢業,定居紐約,1993年建立工作室,專注現代水彩畫創作,每年舉辦畫展,其作品廣為團體及私人收藏。

金佩良現代水彩畫作「飛鳳在天」。(記者許振輝/攝影) 金佩良現代水彩畫作「飛鳳在天」。(記者許振輝/攝影)
金佩良現代水彩畫作「金雞獨立」(局部)。(記者許振輝/攝影) 金佩良現代水彩畫作「金雞獨立」(局部)。(記者許振輝/攝影)
金佩良現代水彩畫作「金雞獨立」。(記者曾慧燕/攝影) 金佩良現代水彩畫作「金雞獨立」。(記者曾慧燕/攝影)
金佩良追求一幅畫就是一首詩,達到「畫中有書(法),書中有詩,書中有畫,畫中有詩,書中有書」的藝術境界。(記者曾慧燕/攝影) 金佩良追求一幅畫就是一首詩,達到「畫中有書(法),書中有詩,書中有畫,畫中有詩,書中有書」的藝術境界。(記者曾慧燕/攝影)
金佩良現代水彩畫作彩鳳報喜,畫的是一隻正在孵蛋的金雞母,雞的下半部由一個個橢圓形的「雞蛋」組成,非常寫實。(金佩良提供) 金佩良現代水彩畫作彩鳳報喜,畫的是一隻正在孵蛋的金雞母,雞的下半部由一個個橢圓形的「雞蛋」組成,非常寫實。(金佩良提供)
金佩良筆下的雞,都只有一隻腳,在在顯示金雞獨立的精神。(記者曾慧燕/攝影) 金佩良筆下的雞,都只有一隻腳,在在顯示金雞獨立的精神。(記者曾慧燕/攝影)

Copyright 2017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